吹潮喷水在线播放视频
雜志 Magazine 返回>>

《現代裝飾》2018年10月刊

Proposition
命題


流淌的歲月,不因人的喜怒哀樂而停滯;世上的事兒,往往有因果關系可循其跡。誠如曹操所言:“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人生苦短,何不及時行樂?是的,進入十月,預示著2018年即將進入倒計時,那些春日旖旎、夏日繁茂,都將在秋之季進入沉淀期。


這是個似是而非的時代。歲月的磋磨不會褪去華裳上的任一褶皺,反而添了一身的跳蚤;人生啊,不過就是一邊放歌一邊縱酒,然后再強忍著學會接受歡愉與痛苦。笑靨如花抑或是悲痛涕零,不過是人生百態的一種。當接受了真實的自我,或許就更易接受人生賦予的各式各樣的命題。


面對命題,我們往往會追問:它是真還是偽?踏入設計媒體行業十數年,我亦常常叩問自己:為何而報道?設計人又是秉持著什么在做設計?是將其作為一份工作,還是執著于行業的職責?經歷種種后,我才恍然發覺,入世之人首先必須得為生存而奔波,而后才是對生之向往,對生活方向之規劃,這亦是“活著”與“生活”的區別。瞧,“矛盾”可能才是生命乃至事業中一以貫之的命題。雖然人生有很多無奈,但唯有真實地活著也能感知更多的美好可能。那么,我們就權且稱之為真命題吧。


去偽存真,方能一辨真偽。在本期《專欄》中,吳家驊老師談“新材料”,張清帆老師議“文化回歸”,設計不再限于論技巧,內里的價值、創作者的思想乃至新興的材料,都將成為設計發想的本源。在《特別策劃》里,我們一摒過往以項目類型歸納的思路,從“光”的命題漫談設計,實案出發,愈加珍視“光”在設計中的作用。在《單品》中,編輯以“5%的精彩”作為切入點,將情感要素作為設計的命題,告知我們,生活需要設計的介入,發現美,繼而找尋到幸福……十月,不就是這樣一個豐收季嘛!我們以命題的方式發問,并試圖找到答案。十月,又確實到了成熟收割的季節。隨著第十六屆國際設計傳媒獎作品截稿,組委會啟動評審機制,一審、二審都將如火如荼地進行起來……


魯迅先生說,世上本沒有路,走得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但有的時候,披荊斬棘憑靠的不光是蠻力,更要有不問東西對未來的堅定勁兒。是否能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不那么重要,是否幸運也沒什么大關系。只要邁開了第一步,距離“真”或許就更近了一些,不是么?


新刊搶鮮看 | 10月,看見空間與“光”
點擊鏈接跳轉
 

THE RESONANCE BETWEEN PEOPLE AND SPACE GUIDED BY LIGHT
光引導下的人與空間共鳴
——空間與光設計專輯

意大利建筑師布魯諾·賽維在《現代建筑語言》中指出:“在現代建筑中,室內空間由光與實體(造型)來表現,人對空間的感知和體驗是在光和形成空間的實體元素的參與下完成的。”換言之,光是室內設計必不可缺的一部分。光作為一種特殊的媒介,它對空間氛圍的營造有著重要作用,恰到好處的光線處理能讓用戶更好地感知空間,喚起其與空間的共鳴。于室內設計而言,光的來源有自然采光及人工照明兩種形式,如何將光線與空間完美地融合在一起,通過光線去暗示和引導用戶體驗空間,是一門需要技術性和藝術性的學問。巧妙地利用自然采光,能讓室內外景觀建立起聯系,并能增強用戶與自然或室外景色的互動;而人工照明則能起到補充與裝飾的作用,從燈具到燈光的樣式都可以根據實際的空間需求來調整。自然采光與人工照明二者之間相輔相成,設計者如果能將二者合理搭配,往往能給用戶帶來意想不到的空間驚喜。

本期,我們精選了近期國內外一些關于光運用方面較有特色的案例,期許能與讀者一同淺探關于光與空間二者關系的課題。例如最近開幕的赫爾辛基Amos Rex藝術博物館,設計團隊通過嵌有采光天窗的屋頂巧妙地將日光引入地下展覽空間,旨在讓博物館內部空間與城市景觀建立起聯系,同時也在地面上創造出全新的地形,讓其成為赫爾辛基的新文化地標;丹麥Fjordenhus辦公樓嘗試打造成一座有機的建筑,通透的采光結構不僅與海港環境相呼應,同時也運用燈光的布置和聲學效果的把控強調了對建筑的感知;上海UR華師旗艦店,設計師將原建筑物窗洞以內進行改造,陽光通過原建筑的傳統矩形窗洞投射進“峽谷”,彎曲的峽谷側壁對光線進行微妙的貫穿,引導光線進入店鋪內部,形成時尚與廢墟并存的獨特空間語境;北京藍色港灣花酷餐廳以光影萬花筒裝置為三維空間的主要表現形式,讓觀者仿佛置身于不停轉動的萬花筒中,成為絢爛圖景的一部分。從自然采光到人工照明,本期案例將會為各位呈現出一幅幅各具特色的空間美景,在光的引導下,我們能從中領略到獨特的空間之美……
吹潮喷水在线播放视频